丝瓜视频3g

“酸哲人,你说说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来?”

最后,轩哲人到底还是给外面的三人开了门。

那名金色短发的女子径直进屋,拿起自己的衣物,打开梳洗间的门,看也不看千默和千华两兄弟,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没好意思进卧室,千默与千华各自在卧室门外找了个地方坐下,看着里面的情况,对视一眼,皆是从对方的表情之中感受到了震惊!

我去,这凌乱程度……强啊酸哲人!

不过震惊归震惊,该了解的情况还是得了解。

考虑到梳洗间里还有一位漂亮妹子,千华也只能从“教训”轩哲人作为开头了。

只不过,还没等轩哲人回话,梳洗间中,那位身材虽然有些瘦小,但是却彪悍无比的妹子声音直接传出

“我主动的。”

千默、千华……

“咳咳!就算是人家妹子主动的,你怎么能这么一副怂男样子,好歹也得负起责任来吧?

躲在卧室里把别人关外面不敢见人算什么男人?!”

会不会想天天想着你

“我要对他负责,他一时间接受不了情有可原。”

梳洗间中,那女孩的声音继续传出。

“大姐,要不然咱们出来说话?”

千华觉得这天是没法聊下去了。

砰!

梳洗间的门被直接推开,女孩穿着一件洁白的衬衫,套着一条牛仔裤大摇大摆的走出,直接在沙发上大马金刀的坐了下来。

“我出来了,说吧?”

千默、千华……

十分钟后。

“所以说,千华昨晚左拥右抱把你扔下的时候,你本来直接打算回房间休息,结果却偶遇了这位壮……女侠……

聊了两句之后,发现三观相合,越聊越投机,然后因为酒精的作用,最后终于发生了一些本来不应该发生的事?”

经过轩哲人努力的回忆,千默总算是把昨晚发生事情的大致脉络理了一遍。

而前者则是点了点头,表示千默说的完正确没有丝毫的问题。

“不对吧,昨晚明明是因为你在破口大骂,所以才引起了我的注意,这不能算偶遇吧?”

听到这里,本来只是坐在沙发上喝茶的女孩放下了茶杯,略微有些皱眉道。

破口大骂?

千默听她这么说,也是一愣……

轩哲人这小子虽然也是个性情中人,但怒到骂人的时候还真是不多。

心中大感兴趣,千默直接问道

“他都说了些什么?”

“具体说什么我刚开始离得很远没怎么听清,好像是在骂一个名叫千华的人……

还有祝天下有情人在结成情侣后突然发现对方是自己失散多年的兄妹什么的……

对了,千华是谁?难不成是那个千家的人?”

女孩忽闪着大眼睛,直勾勾的望向轩哲人,问道。

而千默和千华现在看着轩哲人的眼神几乎能够杀人了。

“虽然我很想把这魂淡直接扔在这里让他自生自灭,但我还是得先问一句,妹子,你是认真的?”

千默嘴角有些抽抽,不过还是强行让自己换上一副严肃的表情。

“什么认真的?”

女孩微微皱眉,显然是没太听懂。

“就是说,你和这魂淡的事情……你说要对他……负责,不是闹着玩的?”

“有拿这种事闹着玩的吗?

话说他多少岁了?

到法定结婚年龄了没?

到了的话,今天跟我去民政局把证给领了。”

“不是……妹子,这车速有些太快,你慢一点我跟不上。

而且这家伙今年才20岁,想要结婚还得再等两年……

对了,你衬衫扣子能不能多扣几颗?

我好歹也是有女朋友的人……”

千默发现这妹子简直就是把雷厉风行和彪悍给写在脸上了。

明明是娇小可人,萌化人心的类型。

为什么行事风格却像个从古朝时期穿过来的女悍匪?

不过刚刚穿着睡袍看不到身材还好,现在一件修身的白衬衫……

一米六左右的个子,这身材却直逼萧萧啊!

我去!轩哲人你要不然就从了吧?

怎么看都是你这魂淡赚了!

“啧,麻烦!

你跟我一样大的年龄,干嘛带个金丝眼镜装深沉?

还得两年才能结婚?”

这女孩翻了翻白眼,随手抓起一件鹅黄色外套,旋即盯着轩哲人,恶狠狠的道。

“谁要跟你结婚啊?我答应了么我?!”

轩哲人总算硬气了一回,大声嚷嚷道。

“渣男!”

千华瞬间嘲讽。

“渣男!”

千默灵魂补刀。

“渣男!”

女孩斜眼鄙视。

“我特么……那你们说怎么办?”

轩哲人怂了。

“当然是和我……”

妹子杏眼一瞪,又要开车,不过却被千默伸手给拦了下来。

给前者递了个稍安勿躁的眼神,千默回头看向轩哲人,沉声开口

“酸哲人,我问你,你觉得这姑娘怎么样?”

“啊?!”

似乎是没想到千默会突然问起这个问题,轩哲人一愣,仔细回想了一下昨晚发生的一切后,说道

“说她怎么样……长得很可爱,身材也很好,而且她对华夏古典文学很感兴趣!

默哥,你别看她性格像个女土匪,但是我和她很聊得来!

要不然我也不会邀请她……”

谈起古典文学,轩哲人原本还有些郁闷的表情瞬间眉飞色舞起来。

眼睛不时看向翘起二郎腿坐在沙发上的短发妹子,那种眼神就像是见到了知音一样。

只不过说到最后,他却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没再继续说下去,脸色有些难看起来……

他发誓,昨天晚上虽然喝多了,但他真的只是想邀请这妹子来自己房间聊聊文学,没有半点非分之想!

谁能想到,自己是坐怀不乱柳下惠,一个一米六不到的妹子却是个心怀不轨的女流氓……

想他轩哲人好歹是个接近大能的入殓师强者,却也有被酒精蒙蔽的一天。

如果不是昨晚喝的酒都是魂药酿制,有影响灵魂的功效,他也不会阴沟里翻船!

最倒霉的是……

这酒还特么是自家的!

“好了,磨磨唧唧的,我还有事,我的联系方式已经趁着你睡觉的时候录到你手机里了,回头再联系,走了!”

女孩似乎是懒得再和三人扯皮,站起身来,拎着自己的挎包向外走去。

“等等,你为什么能打开我的手机?!”

“趁你睡觉的时候指纹解锁啊!

记住,如果你不愿意对我负责,那我对你负责也行。”

挥了挥手,女孩干脆利落的走了出去。

轻盈的脚步声渐渐远去,只留下三人愣在房间中,半天都反应不过来……